• 實媒體 Pragmatic Media

六月十二

六月十二日,是香港民主運動史上絕不可忘記的一天。終於擺脫大台的帶領,縱然民眾群龍無首,卻也自然而然地與強權暴政抗衡,熱血填膺,甘以血肉之軀對抗鷹爪犬牙。終於,民眾的血,澆灌了花 。

那一幕依然歷歷在目,一個同路人,正面承受了最低武力的胡椒噴霧,只一息間,我們便把他拉到人群後,但只在一息間,他已完全喪失行動力。生理鹽水如泉湧般洗在他的臉上,卻無半點效用,他已沒有氣力去控制面部神經,嘴角流着一串長唾液,連呼叫也叫不出聲。身旁的人都緊握拳頭,悲憤痛苦籠罩每一個人。

午後的陽光,照亮了黑暗的身影,速龍如妖魅般破籠而出,吞噬人身。催淚彈萬發齊發,催化了多少悲愴的眼淚。流彈矢石,劃穿天際,鷹犬盡責地行使從瞄準胸口抬高一寸至頭的權利。

在最黑暗的時刻,我們仰望晨晞,在最寒冷的夏夜,我們互相依傍,面對強權我們不屈,但面對死亡,我們真的不怕嗎?明知前路險惡,我想,我是怕的。但人民之所以輕視死亡,只為追求生存時的美好。若為自由故,一切皆可拋。

黎明來臨,我們似乎贏得了階段性勝利,逃犯條例暫緩審議,但政府依然對各樣訴求不聞不問,視若無睹。好戲在後頭,還有更醜惡恐怖的法律等待着我們,未來的路,還有你在嗎?

3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