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實媒體 Pragmatic Media

迷霧裏,最遠處吹來二噁英?




我諗經過呢幾日的新聞,都冇咩人唔識二噁英呢種超高度致癌物的名啦 資料性的嘢大家係各大平台都睇唔少,有唔少高人講過,我亦無謂重覆。

其實,早係2012年DSE,已經有pastpaper考過二噁英 (dioxin),當時條題目問左3樣野: 1. 二噁英的來源係咩?:燒一啲含有氯 (chlorine)的嘢 2. 點解需要量度佢係空氣的濃度?:因為佢係致癌物 3. 試解釋點解要用儀器去量度佢的濃度?:因為佢的濃度勁低,所以要用 Gas chromatography-mass spectrometry (氣相色層分析 - 質譜法)先量度到。


返返嚟我地香港人而家面對的問題,其實二噁英只係一個統稱,雖然隻隻都唔係好嘢啦,但當中有部分既成份毒性特別高,例如而家因為催淚彈過高溫分解形成的果一種二噁英。

以1976年意大利一次嚴重意外的數據,血入面二噁英 (TCDD) 的濃度高過 210 ppt (即係每1000 kg 血入面,有0.00021g 二噁英) 肝癌風險已經會上升,而家明唔明白佢有幾恐怖 再簡單少少,佢的毒性比著名的山埃高60000倍以上。

然後,每一日香港政府繼續係各區日日發射含有不知名成份的中國製催淚彈,由9月開始直頭連環保署的二噁英含量數字都消失埋 (呢隻嘢係唔會有民間手提儀器自己測量)。 本身二噁英已經好難分解,就算最理想的半衰期 (分解一半的時間)都要9年左右,即係100個單位的二噁英,經過45年之後都仲有3個單位左右,仲要每一日繼續有新鮮二噁英出現,濃度有增無減,進入咗人體之後會累積係脂肪入面,暫時無已知方法可以去除。


已經唔好講邊一區有催淚彈,邊一區冇,根本而家全香港都充滿住二噁英,冇一個人可以避得到,射催淚彈的人,佢自己以及妻兒根本一齊吸緊二噁英,冇人可以獨善其身。


Ref: White, S. S., & Birnbaum, L. S. (2009). An overview of the effects of dioxins and dioxin-like compounds on vertebrates, as documented in human and ecological epidemiology. Journal of environmental science and health. Part C, Environmental carcinogenesis & ecotoxicology reviews, 27(4), 197–211. doi:10.1080/10590500903310047

68 次瀏覽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