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實媒體 Pragmatic Media

走訪上水居民有感

這次不談濫暴,只談民情。

以往比較大型的遊行都在港島出現,即使是上星期的九龍大遊行,基本上也鮮有機會接觸到當區居民。不過,自屯門公園的光復行動起,至上水和沙田的遊行深入社區,筆者認為這個趨勢對整個運動的發展大有幫助,原因在於這些遊行能使不少當地居民更深入了解整個運動的真相。


數年前,上水曾經舉辦過反水貨客大行動(編按:或稱光復行動),當時參加者以當地居民為主,人數較少,加上水貨客毫不退讓,令示威者與水貨客因而發生激烈衝突,擾攘持續數天。七月十三日的上水遊行雖然亦以反水貨為主,但乘著反送中等五大訴求的氣勢,示威人數大幅增加,水貨客、藥房等不敢硬碰硬,唯有關門大吉,是以當天日間氣氛尚算平和。

筆者作為「花生友」,在遠處天橋上與一眾居民一起觀察這次遊行,畢竟聲勢如此浩大的地區遊行從來沒有在其他地區出現過,一些平時不會參與遊行的居民正好趁這個機會一睹遊行到底是甚麼一回事。


圍觀者眾,少不免討論。筆者站在上水某天橋聽著身旁的兩位居民阿叔議政:

「今年保皇狗呢就一票都不能俾。」阿叔A侃侃而談。

「以前我都算喇,今年呀我都捉晒屋企人叫佢地做選民。」阿叔B深感認同。

「你有冇查下自己有冇俾人DQ左呀」功能組別被DQ的阿叔A擔心其他人跟他一樣。

「我以前投民建聯佢唔會DQ我架。」提到民建聯三字時,阿叔B明顯把聲音壓沉,彷彿做了虧心事。

「不過今年唔同呀,今次一票都唔可以投俾佢地。」阿叔B大有《歸去來辭》中的覺今是而昨非之感。「你地唔明架喇,你777憑咩野送幾百萬個人頭返大陸俾共產黨?你咩料姐而家?你搵錢係你事,唔好推人去死嘛。你拉人仲要凍結財產喎真係,判都未判就凍結人地啲野喎,屌你咪即係搵錢,錢唔係咁搵架嘛,乞鳩人憎嘛。」阿叔B滔滔不絕,越講越起勁,附近街坊連連點頭。

「民建聯啲人係咁講無問題,係無問題呀,初初呢條例成立時係無問題架,遲下到時咪有問題囉!而家大陸缺水嘛,仲唔同你搶呀。」阿叔A接力。

「我地係度住嗰啲人真係好撚慘架。」阿叔B感嘆。「嗱,啲後生仔經過藥房就會俾人話搞事。經過啲茶餐廳呢,啲老細反而會遞杯水俾你。點解呀,啲老細都好慘架,年年俾人加咁多租,做唔住又變埋藥房,係上水食餐飯貴過中環,你話點會唔嬲吖?」


筆者知道,上水居民趁著這次機會,雖然沒有參與遊行,但都把心中所想與其他街坊分享,讓其他人知道香港如何荒謬,成為一個有效的地區宣傳。於我所見,天橋大多是本地居民(非上水居民大多去了遊行),當中即使有居民走過時大聲指罵示威者或學生,很快便會有大量支持示威的本地居民聲援,並將反對者趕走。上水這個嚴重赤化的地方尚且如此,沙田居民的空投物資、罵退警察再也不覺有任何稀奇。

香港這個地方仍然有希望。

51 次瀏覽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