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實媒體 Pragmatic Media

深入切爾諾貝爾(下)


1986年4月26日發生爆炸意外既4號核電廠,已經加建石棺阻隔輻射外漏,石棺大約可以維持效用100年,而所泄漏既元素半衰期大約25000年。站外設有記念碑,站內至今依然有人進行極高危的善後工作。


站外輻射量,略高於正常水平。石棺有效阻隔大部份輻射物。


4號核電站外的河流,一大群黑色的巨形魚棲息。部份超過2米長,長相相當駭人。





距離核電站最接近的城鎮,經歷33年前的空置樹木已經生長得比建築物更高,沒有人類的打擾植物都茁壯成長。












各種丟空的社區設施,日久失修下已經成為一個個廢墟。









原定1986年5月1日開幕的遊樂場,尚未開幕已永久閉幕。














造訪市內另一間幼稚園,滿目瘡痍。耐久性高的塑膠玩具在長年風化下更令人覺得毛骨悚然。




進入一楝高樓大廈,升降機理所當然是壞的,需自行走上天台。居高臨下望見一大片樹林都已經比好多大廈仲要高,缺少人類下既大自然正在自我修復。






離開城鎮前的車站,近泥土位置輻射量依然嚴重超標。



不明軍事設施。


4號核電廠背面。


災區內大量出現的活潑狗隻,看似兇惡實質非常親近人。



離開災區範圍前的檢查,防止核輻射物被帶離災區,區內一沙一石都嚴禁帶走。



切爾諾貝爾核災難的故事,除了輻射的禍害和可怕,更突顯出官僚主義和盲目的愛國主義所帶來的禍害。 為了國家和黨的利益與穩定,把人民的性命安全置之不理,一再把真相埋沒直至不可收拾的局面。最終令到無數的性命犧牲,甚至令當時世界最大的國家瓦解。類似的事在社會主義的國家相當常見,遇上大型的天災人禍往往都會以消息封鎖為首要處理方法,把人命傷害的數字刻意隱瞞,最終令到人命傷害進一步加劇受損。政權的本質不變,類似的悲劇只會再次發生,如不吸取歷史的教訓,人民最終仍然會領受其禍害。


9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