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實媒體 Pragmatic Media

六四三十載過後

數十年前,一大群學生為建設民主中國的願景走上街頭,希望以自己的生命為國家付出並帶來進步,但一片赤子之心卻換來中共政權殘暴不仁的血腥鎮壓,政權冰冷的子彈打碎年輕人對國家熱熾的期盼和願望。目的只有一個:維護共產政權。掌控政治權力一直是共匪首要考慮,三十年不變,四十年不變, 五十年不變。

立法會補選落選參選人李卓人強調今年六四集會「最大公約數是悼念、譴責屠城」,不要糾纏於是否『愛國』呼籲年青人參與。誠然,於我輩者而言,六四屠城事件帶出的意義並不是建設民主中國此等陳義過高,比港獨更不設實際的愛國願景。而是提醒所有生於斯長於斯的香港人,我等所面對的是一個什麼樣的政權。

悼念不會直接帶來民主,但是悼念能喚起我等良知再一次對大事大非之事作深切反省,借古而鑑今。所謂邪惡,並不是來自地獄亦不帶有神秘性,乃是來自大多數人的不思考、不作為,對公共事務的「不了」。惡的平庸性可以令一個樂土變成地獄鬼國。

回歸至今二十餘年,香港不久亦即將踏入第三個十年,距離五十年不經不覺只剩下不足一半時間,我等所珍惜的社會制度是不是亦都被赤化了一半有多?究竟制度內的民主同路人又可以帶領人民到哪一個方向? 「人與政權的鬥爭,就是一場記憶與遺忘之戰。」 悼念與否,面對殘暴不仁的中共政權,我們應以六四為鑑,時刻銘記此政權之惡。

4 次瀏覽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