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實媒體 Pragmatic Media

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 ── 對運動的一錘定音

林鄭昨天在記者會上高呼反修例口號「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後,掀起大家應否再在運動中呼喊此一口號的討論。在連登甚至有一個投票post,有大量正評支持轉喊另一口號,我相信這確實令到很多在前線奮戰的香港義民揪心了一下。


除了why not both,我想還有多一點的論述可以說。


第一點就是與運動本身有關,首先相信大家都同意整場運動已然轉型。這場運動,由反送中的初心,因為政府的一步步壓迫,前進到提出五大訴求,再走到大眾明白實踐到五大訴求並不能徹底解決困局,問題在於制度。


再去到今天,每區的居民直接從家中穿起拖鞋就走到街上,這種行動是為何故?在現場中,從街坊的指罵你可以聽出他們是想「驅逐」警察,把他們趕離自己的社區。這種行為背後的意義極為重大──「社區」,是「我們」的。這是街坊的家,所以必需驅逐破壞者,所以才會有廚具滅催淚彈,才會有拖鞋抗爭者。


運動轉變為保衛家園的一場戰鬥。而保衛家園的前題,必須是你就是「家園」的主人吧。這種思想是理所當然,理所當然得不需要去重新發現 ── 我是這裡的主人。我是黃大仙人,黃大仙當然是我的家;我是沙田人,沙田當然是我的家。


我是香港人,香港當然是我的家。


所以驅逐破壞家園的人,其實就是把主人的權利拿回來。那這是甚麼意思呢?很抱歉,這就是「重光」、這就是「光復」,這就是「光復香港」。而否定警察過盛的權力、推倒政府的壓迫是甚麼呢?這就是「革命」,是這個「時代」的「革命」。所以你說應該聚焦些甚麼,「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這就是聚焦了。


另有一些人認為林鄭是故意打輿論戰,希望透過重提「港獨」,分化香港義民的抗爭力量,這點我只用少許篇幅講。


就是林鄭在此刻,誠信無限接近於零的此刻去打輿論戰,為什麼我們不是去跟她好好打一場,而是選擇去遷就她,去退讓呢?她要打,就陪她打,看看市民相信哪一方。退一萬步來說,就算是不作任何反撃,只要我們堅守「不割蓆」的原則,林鄭又能拿我們怎樣呢?


第三點,是縈繞於這段時間的一個想法。


「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三年間被社會大眾遺忘的一句口號,是由梁天琦提出的選舉口號。一個已然入獄,也將在未來一段可見時間被囚的人,他的思想、口號成為帶領了旋風式抗爭運動的一個象徵。


如果你是政府,你會作何感想?你會不害怕嗎?這個人假使有天能夠出獄,會發生甚麼事?香港義民會怎樣做?


如果你今天,因為政府一句的「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就放棄這個象徵、如果政府知道你們並不會堅持這個理念、如果這場運動最終失敗,到底再一次犧牲的會是誰呢?


在成為你們的圖騰之先,他也只是一個愛香港的人而已,請你們好好對他負責任。


有人談及道德感召

保衛家園,就是道德感召

團結一致,就是道德感召

天琦本人,就是道德感召


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

29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