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實媒體 Pragmatic Media

做人不簡單.木乃伊亦然

香港在2017年曾掀起一時的木乃伊熱潮,源於當時香港科學館展出由大英博物館借出的古埃及館藏,其中包括數具木乃伊,吸引大批市民大排長龍。今年5月,港文化博物館舉辦「百物看世界——大英博物館藏品展」,再次展出大英博物館借出的古埃及館藏,數量更達百組,當中亦包括了公元前800年埃及的木乃伊棺槨「尼斯柏能納的外棺」,再次吸引大家前去參觀。

木乃伊在不少人心目中都十分神秘,由此對他們大感興趣。法醫人類學家李衍蒨(Winsome)也是木乃伊迷,不過她的興趣不是出於獵奇心理,而是覺得透過理解木乃伊的故事,思考到底何謂「人」。


李衍蒨認為,世界各地不同的木乃伊,其實也有屬於他們自己獨特的故事。他們成為木乃伊前也曾是一個人,而不是一個展品。她認為木乃伊的製作方式,往往透露著前人如何看待生者或逝者。


筆者在此舉一例證,秘魯一個名為「The Nasca Boy(納斯卡男孩)」 的木乃伊以生前的姿勢呈現,猶如坐在輪椅的凳子上。這證明了當時的環景即使生活條件不太理想,但這個有缺陷的男孩也沒有被嫌棄,相反地,他家人細心照料他,甚至製作工具協助他改善生活。反觀多年後的今天,有缺陷的人往往被社會視作為負累,標籤他倒為寄生蟲,社會對他們的歧視 是一個需被正視的議題。


李衍蒨最近寫了一本有關全球木乃伊的書,裡面講述了很多各地木乃伊的奇情怪事,但她最想做到的,其實是將木乃伊的人性還原,將它們變回有血有肉的故事,傳承下去。更重要是作為現代人的我們,觀看木乃伊等相關展覽時,其實應該抱著尊敬的心,不要只當它們是展品,而是一個人。「當參觀木乃伊展時,如果恰巧標註了木乃伊的名字,可以嘗試以名字稱呼他或她,而無論有否宗教信仰,也可以為他們祈禱、靜默片刻。」


其實透過科學研究木乃伊,有時確是左右為難。隨著科技進步,現代已有很多非入侵性的方法,去窺看棺木中的屍體的情況,例如電腦掃瞄。但仔細想想,古人們竭盡全力包起屍體,將之埋藏,其實很可能就是不想被看見。我們應該選擇科學,還是尊重古人?你又覺得呢?

6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