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實媒體 Pragmatic Media

【讀者投稿】偽善的偽人



作為亞洲地區的「主流」藝人(主流不等於當紅)不單要形象正面看似和善,更要立場親中無得你衝,必要時就說些屁話站上虛構的道德高地,令自己評政事時企高人一個頭說話都大聲一點。這些藝人的可恨之處不是在於他們的「藝」,而是在於他們的「偽」善。


先交代一下背景,有關台灣口罩的出入口及本地製造的數據如下:

— 2019年進口口罩總數是約4.3億個,其中約4億個的進口國家為中國。

— 2019年出口口罩總數為1.7億個,其中180萬個是出口到中國。

— 根據台灣行政院,台灣每日可以生產188萬個口罩。


簡單而言,台灣約9成的口罩是由中國進口,而其中台灣只有1%口罩出口到中國 (佔台灣總出口量才1%,請自行想像對中國而言從台灣進口的口罩是他們總進口的百份之幾)。


得知上述的基本數據後,正常人推縯都會得出幾個合理看法:

— 武漢肺炎(WARS)疫情持續於中國境內外肆虐,亦未有遏止跡像,世界各地對口罩需求將持續上升;

— 中國國內口罩都供不應求,短期內出口口罩會大幅減少,世界各地亦難以從製造業龍頭中國進口口罩;

— 台灣難以從往常進口源進口口罩;

— 台灣本身生產數目只足夠維持自己本身進口需要 (2019年的進口數量未有包括今年因WARS而帶來的需求上升量)

— 新春期間台灣國內工業休假,加上疫情令市民掃貨,市面上短期內會出現短缺(巳出現)

— 行政院停止出口一個月,只是確保台灣國內有足夠數量應付國民需要。


這些偽人總是口裹說善卻不知何謂作善。不問因由而且不知事實全相就放空話說什麼「這不是人類該做的事」、「沒有愛沒有愛,地球只會更糟!恨,比病毒還可怕!」,站在道德高地似的指點天下百姓,還說什麼「希望兒子學習人道精神」。而且對何謂公義何謂善只有淺層主觀的感性認識,就以狗官等充滿恨意的字句指責別人,你們不是說恨比病毒還可怕的嗎?正正就是這些可惡的偽善偽人,有份令下一代生活在一個受極權欺負的國度。這些搵緊人仔洗緊台紙嘅偽人生活質素不俗,過住凡夫俗子不會明白的生活,對台灣社會的認識只有想像而不知真像。口裹說救所謂同胞,但連台灣同胞自己都不夠用的時候就慷他人之慨,棄自己真正同胞的安危於九霄雲外,真的不是人類該做的行為,真不該!


然而,口裹大義凜然的偽人碰到是非黑白大是大非的問題時,又礙於事業發展就不便回應,說什麼自己不懂政治。只要涉及社會問題大是大非,即共善(Common Good),而同時又和「一個中國」的統戰意識有所衝突時,就配以「我不懂政治,我不想涉及政治」等萬能匙,期望妖魔化「政治」就不用回應可以獨善其身。從實際及現實層面來看,政治就是分配的過程,資源分配是政治,權力分配是政治,什麼人應該得到什麼都是政治。這一邊廂聲稱自己不懂政治不想涉及其中,另一邊廂就批評政府的資源分配政策沒良心,這不是偽善是什麼?


既然不懂政治,但又要評論政治,換而言之即是之前評論的東西她們應該就很懂了吧?實情是她們只是活在同溫層,以與現實有偏差的錯誤認知去說什麼狗屁話「日本都捐1000萬個口罩,我們是同胞,為甚麼不多做點口罩幫幫同胞」。暫且不說她的「同胞論」,首先,日本的口罩真的是他們捐出去的?那單日本企業「羅生門事件」的花生正好當造,大家都吃得津津有味令花生價格急速上升時,作為公眾人物的她如獲至寶似的以「事例」加以佐證,引來恥笑,今次真喺後果自負。同時亦都證明,她們的立場與她們接收的資訊(及紅色資本)有很大的正向關係。


常言道「事理」。於後真相年代,事的面向往往都是被篩選後的產物,不少人(例如政客)自以為能成就《1984》中所「預言」:「掌握過去者,掌握未來。」資訊間的衡突和資訊片面性加劇回音谷和同溫層,令人思想變得狹隘,只懂留戀在同溫層中自我安慰。這些偽人最可恨的地方就是連最基本的「事」都未能掌握時,就以之為「理」。他們常以偏面兼主觀且又缺乏實證的所謂「數據」希望說之以「理」,實質只是說三道四。人家日本企業明明是「被捐」了100萬口罩,她就說日本捐了1000萬,看來站在虛構的道德高地而傳上心頭的暖流比起握到習爺爺有如太陽的溫暖大手更為激昂,以致她撳多咗個零。

當然,可恨之人自有可憐之處。看著她們生活在同溫層,每天接收著反智失實的資訊,一年三百六十五日中有三百日都是在社交媒體中擦存在感。這些偽人連傳奇球星過生都忍不住要消費一翻,老公洗澡都要拍個浴背照再用十五分鐘欣賞然後用十分鐘加上一句「而我不知你說什麼」的caption。只懂忙著比較自己與同行的照騙那一張較矯情讚好較多,卻沒有去看深一點社會的本像。口裹說著是非對錯,什麼「人類不該做的」,然而又不思考一下應該與否背後的辨證為何, Pathetic.


她們像個住在洞穴裹的人,看到由洞口的光照亮的壁畫,就以為壁畫是世界的全部。有人道出事實真相有違自己認知時,就先以壁畫為佐證反駁對方,再不是就說什麼自己不懂不評論。然後?當然有然後啦,就是繼續住在山洞裹面,一邊欣賞著別人刻意虛構的壁畫,一邊「當自己,不要人云亦云」囉。


讀者 馬先生

18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