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實媒體 Pragmatic Media

【實媒報導】時代革命中的基督徒(下)

自六月初反送中運動展開以來,基督徒經常出現在示威現場,高唱《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牧師傳道人保護示威者等畫面屢見不鮮。於九月二日學界大罷課當天,有一群基督徒在中文大學煲底舉行了祈禱會,有近千人參與。《實媒體》訪問了兩位籌辦祈禱會的基督徒:M和J(化名)。抗爭踏入半年之際,兩位抗爭者如何評價教會在運動中的表現?基督徒可以勇武嗎?怎樣看「耶撚」這個不太悅耳的稱號?


相關文章:【實媒報導】時代革命中的基督徒(上)



「教會表現如何?」


兩位受訪者都有教會生活,也對教會在社會運動中的表現有評價。五年前的雨傘革命時,大部份教會都不懂得處理大型社會運動,選擇以「唔發聲、扮睇唔到、叫信徒順服掌權者」來應對,令很多信徒失望並離開教會。五年後,他們認為教會已經進化,很多教會的所作所為卻是令人對教會重燃希望。教會主動走入人群中,讓人經歷教會是甚麼的一回事:有教會開放堂址接納所有有需要的人士入內休息、公開發聲支持示威者並譴責政權的暴力和荒謬、組成教牧團走入人群親身與示威者同行,更有教會組成守護孩子團隊走到最前線。愈來愈多教會走到受壓逼的一方,而非繼續置身事外。他們對運動開頭的通宵 Sing Hallelujah 特別深刻,覺得教會真的有發揮在地上的功用--「行公義,好憐憫」。教會面對社會事件也去大台化,出現了不少由信徒自發的聯署、行動,打破教會的限制。


自雨傘運動以來,教會一直在進化,M 和 J 正正見證著這個轉變。五年前很多教會不懂得處理大型的社會動蕩,「唔發聲,扮睇唔到,或者繼續叫信徒順服掌權者」,令很多年輕信徒離開了教會。2014 年教會令很多人失望、離開,但 2019 年很多教會的所作所為卻是令人對教會重燃希望,令信徒再次有走入教會的契機。


站在防暴警察防線前的信徒。(資料圖片)


但他們也不忘指出,香港教會在今次運動中,仍有一些是極迂腐荒謬的離地教會。「政教分離」的口號常被誤解,M 指出這概念源於美國立國之時,”Separation of church and state” 正確翻譯是政權與教會分離,反對的是政權與教會的權力重合,而絕對沒有政治與宗教切割的意思。兩人相信現今大部份信徒(特別是年輕信徒)絕對不會認同「政教分離」,要教會完全屬靈、不理世事:政治實質上就是絕對是基督徒彰顯愛、和平、公義的地方,基督徒不應避開政治。理想與現實卻總有著距離,教會、信徒和抗爭者一樣也是有一個光譜:有到了今天仍然確信教會不談政治的;有中間著墨譴責所有暴力,以免得失任何人的;有開放教會接納所有有需要的人(包括示威者)的;也有公開發聲支持示威者、譴責政權的暴力和荒謬,更有走入人群親身與示威者同行的信徒。J 期望有更多牧者不要停留在只是譴責暴力的層次,而要為受欺壓的人和真理發聲。



勇武抗爭者。(資料圖片)

基督徒也勇武?


那麼基督徒可以勇武、可以做衝衝子嗎?M 沉思了一會。J 說,他個人覺得是可以的,在有限的能力和制度的壓迫下,他相信勇武、衝衝子是出於愛的自然反應,是想保護被欺壓的人,而武力的使用是要令勇武行為的力度大於受壓迫的人要承受的代價,以達至保護的效果。M 覺得很多人覺得這個問題根本沒有討論意義和空間,「總之犯法、傷人就係絕對嘅錯誤唔畀你討論,基督徒要『割蓆』,但我認為呢個係一個不必要嘅前提。」他舉例,基督徒能否講粗口、可不可以看恐怖電影、是否不可衝紅燈等命題,均存在討論的空間要花時間研究和探討。香港教會習慣以一刀切的道德標準籠統地進行批判,例如同性戀就是錯,暴力就是錯,但沒有放諸相應的場境 (context) 進行分析。「正如今日好多人話基督徒要同暴力割蓆,「勇武」、「犯法」、「暴力」就係錯,但究竟何為暴力?肢體暴力、汽油彈就係暴力?咁無形嘅制度暴力呢?喺雙方武力唔對等嘅情況下又應該點樣看待呢?又例如警方故意發出反對通知書,令所有參與遊行嘅市民都要背負非法集結罪名,咁基督徒唔通連遊行都係錯、都係犯法?」M 認為,從來有關道德、自由、公平等價值的討論都不是概括地拿一個原則就可以走天下,所以他亦不想那麼容易地一句就說基督徒可以或者不可以勇武起來。「所有妄下判斷嘅人要警醒,多思考。」



「耶撚」


運動已歷半載,他們覺得基督徒有擺脫「耶撚」的標籤嗎?以往兩登論壇指那些離地、不問世事、無論何時都在「講耶穌」的信徒為「耶撚」,但今次運動成功令以前最鄙視「耶撚」的連登都稱讚基督徒在這場運動的作為,甚至改稱「耶撚」為基督徒,認為要給予相應的尊重。M 覺得,整體而言基督徒勇於發聲、為公義抗爭、接納示威者的行為都被世人看在眼內,洗脫過往的污名,「但仲有部分教會……你懂的,唔多講喇。」J 卻覺得仍未完全擺脫,仍有一大群基督徒站在道德高地,但至少更多基督徒站了出來,與前線、市民同行,大概對被幫助過的人而言,基督徒再不是「耶撚」了。



慰問抗爭者的中年信徒。(資料圖片)


那麼,兩位信徒對「耶撚」這個身份有甚麼感覺?對 M 而言,感覺主要是痛心,不是痛心非信徒對基督徒的誤解,而是痛心很多基督徒的不知所謂。他從來不覺得獲得「耶撚」稱號是非信徒的錯,由此始終都是信徒沒有審視自身的問題,「例如攞金句當口號但又唔研讀聖經,又有明光社之流嘅道德塔利班,高舉成功神學(編按:大致內容為信耶穌可取得事業成功、身體健康等),離地,呢個情況喺中老年信徒之間特別普遍。」在年青人的層面,則較多是「游離基」,對信仰生命不太認真,忽略教會和團契生活,但年輕耶撚較為少見。J 也同意,覺得這稱呼不完美,但可接受,要改善,「唔係講嘅人要反省,而係基督徒真係要反省點解活出唔到耶穌觸摸人心的形像」。


「無論係神嘅說話定係其他人嘅說話,都要時刻反省。如果只係站喺高地,我地一世都學不識點樣成為「真以色列人」,反而就係成為嗰啲面目可憎嘅法利賽人、撒都該人——正正係耶穌最鄙視嘅人,用今天的語言就係『耶撚』!」



結尾語


回到訪問的標題,他們最後的結語是:「光復香港,時代革命。」


這是香港年青基督徒的叫喊。

153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