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實媒體 Pragmatic Media

【國事學會】《獨立即自由:香港人自我意識之實踐》



今年元旦黑警肆虐,風聲鶴唳,難免有急景殘年之歎。二零二零年嘅第一日,等我哋思索自身,探討下一啲存在問題,免得極權之下惶惶不可終日,消沮喪志。


人生於世上,總有命途坎坷,空虛失落之時。苦難之中,係乜嘢使我哋迎難而上,衝破現實枷鎖,掌握自己嘅命運?答案就係自由意志。人皆有自由意志,所以我哋何以選擇諗啲乜嘢,講啲乜嘢,做啲乜嘢,從而突破天命,實現自我。


當人有咗思想自由,不再受別人嘅權力所主宰,就會遇上一個存在問題:「我係邊個?」定義自身,即係拒絕別人加諸嘅指示,取得決定自己嘅權力,咁就係一個成熟、具備自我意識嘅表現。於是乎,當人有咗自覺,肯定咗自己嘅存在,界定咗生存嘅意義,否定由別人決定嘅定義,咁身份就形成咗嘞。確立自我身份,就能夠引伸出「自治」——以自己嘅意識,統治自己嘅行爲,不受他者干預。故此,定義自我,成爲自己的主人,就係實踐自由嘅第一步。


當人有咗自我意識,實現自我嘅權力就蠢蠢欲動,意圖改變外在世界來合符心意。但係一種米養百樣人,大家各有所想,就必然起衝突。所以,類同嘅人就會聚合起來,形成群體,運用定義嘅權力去詮釋自己,塑造一個與別不同嘅身份,實踐共同意志。放到政治上,大家可以諗到各種界定政治認同嘅身份,例如部落、家族、國族、宗教、階級、性別等等。與各種身份有關連嘅價值,可以係基於利益、文化、道德等,但歸根究底,都係關乎自由意志嘅另一種形態——自我實現。與自治不同,自我實現嘅重點並非要否定他者加諸嘅權力,而係從行爲實踐自己嘅自由意志。


人追求自由,做自己嘅主人,就要追求自治嘅自由,亦要追求自我實現嘅自由。自我實現嘅自由,即係點呢?即係我嘅存在同埋自由,就係無可辯駁嘅理所當然,我具備權力來實現我所諗嘅嘢。如果話自治係消極嘅,咁自我實現就係積極嘅自由意志;行為就係自由嘅最佳體現。套用喺香港本土身份嘅講法上面,宣示「我唔係中國人,我係香港人」就表現咗一種消極嘅自覺——以否定他者(中國人)來建立自我(香港人),從而排斥外在加諸嘅權力,定義自己嘅身份。反而,積極嘅自由意志就會以肯定來建立自我——「我係香港人,所以我追求自由,所以我會點點點」。因爲我嘅身份就係體現咗我嘅存在,就係我實踐自由嘅權力來源,唔係因爲他人干預,而係呢一點本身自在。


依賴他者來證明自己,係嘗試實踐自由途中無可避免嘅,然而,人並不能依賴他者來建立自我意識,因爲獨立自主嘅個體就係不言自喻嘅存在,以行動來實踐意志。放到香港嘅處境,單憑「否定中國」唔足以完全取得自由,當我哋「肯定香港」,以香港人身份作爲實踐自由嘅基本前提,咁先能夠建立香港人嘅自我,從而體現自由。即係話,香港人要同極權搏鬥,爭取自由,並唔單單係因爲中國呢個權力秩序壓迫香港,所以我哋要維護自治,更係因爲一種自我意識嘅覺醒——我哋係香港人,而我哋本應自由。


自我實現帶來衝動、創造嘅力量,從行動中展現出自由意志。故此,積極嘅自由意志,就係我哋個人上,乃至喺社會上追求自由嘅力量泉源。只有深厚嘅身份認同,澎湃嘅自我意識,先能夠以意志統御事物,實踐自己意願。當自覺去到一定程度,人就會以行動去體現自由,而非透過否定人哋來證明自我,嗰個時候,發自本我嘅自由意志得以彰顯,人先有魄力去改變現實。同理,當香港人想象自身而家係點樣、未來要變成點樣,肯定而且奉行自己嘅意願,嗰個時候,香港人就以行動體現咗自由,實現咗自我。


今時今日,我哋見到中國人身份就係由上而下咁安置落嚟,維護中共佔領香港合法性嘅統治工具,所以香港人要脫離極權,取得自由,就必先打破呢個思想籠牢。我哋要從話語入手,爭奪定義自身嘅權力;我哋要從個體開始,爭除個人自由,就係爭取群體嘅自由。於是,本土意識覺醒,香港人發現咗自我,與中國對立嘅共同身份。但消極嘅自覺往往不足以撼動既有秩序,香港人要展現自由,始終要保守自己身份,打破中國安置嘅枷鎖,將爭取自由嘅意志實踐出來。點樣實踐?呢個問題嘅答案,正正就係我哋始終要行嘅一條路——香港獨立。


文//蘇一樵@國事學會

(https://www.facebook.com/gwoksihokwui/)

開埠一百八十年年一月一日

59 次瀏覽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