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實媒體 Pragmatic Media

【乘着光影旅行】評《一念無明》

作者:離樂


「一念無明」本是一句佛偈,意指人因為無知(Avidya),心生執念,令自身行為受到牽連,身陷煩惱痛苦,再無機會回到智慧。


很喜歡影評人葉七城的《一念無明》影評的標題,亦是盧冠廷《一生所愛》的歌詞:「苦海翻起愛恨」。沒錯,就是苦海,黃世東(余文樂演)和身邊人,就是在一片無垠的苦難汪洋中浮沉着,偶然在浪潮找到幾朵快樂的回憶浪花,但更多時候被洶湧的浪濤沖襲,直墮不堪回首的悔恨片段,深陷在由過去織成的籠牢裡,苦苦掙扎。


《一念無明》角色們的處境,很有佛家那種悲天憫人又無奈的味道。誠然,各人的可憐狀況,某程度上是自招的惡果,是由昨天的自己種下。正如黃世東的潦倒,可算是擅用未婚妻金錢炒燶股票的懲罰;步入風燭之年的黃父(曾志偉演)孑然一身,親兒子對自己形同陌路,也是早年拋妻棄子所應得的;黃母(金燕玲演)對唯一還孝順自己的兒子肆意詛咒打罵,無怪之後會承受遭弒的厄運。不過退一步來看,諸種痛苦又可理解為上一代的無明之故:黃氏父母的錯配引至婚姻破裂,造成了黃母的鬱結心病;黃父的不顧而去,令經濟支柱和照顧病母的責任落在黃世東之上,復要拼搏事業和組織家庭,壓力日漸失衡,終釀成慘劇,也傷透 Jenny(方皓玟飾)的心。


然而,在黃氏家庭中,自作自受帶來的報應,並不令觀眾感到半分痛快。最初種下的貪嗔痴,不但未能斬斷,更以互相傷害的方式不停輪迴,不停把禍根一代接一代延續下去,使痛苦如瘟疫般蔓延開去,徒然使悲劇的意味在觀眾心中更加入木三分。而且,更悲哀是故事中每個人本身並無意傷害大家:黃母乖僻可憎的性格背後,無非是一個小女人被大時代拋棄的辛酸小傳;儘管黃父坦承自己是個「仆街」,但易地而處,置身在一段錯配的姻緣中,自問是否不會萌生半點想退縮的想法?狠下殺手的阿東,根本就是一向最關心媽媽的孝子;平凡幸福生活夢碎,多年獨力承受重擔的 Jenny,聲淚俱下在人聲討未婚夫,發洩一直以來的壓力,難道不是人之常情?由是觀之,則可明白佛說苦海無涯,人人身不由己,到底是多麼的蒼涼。

打破困局,解開死結的不二法門,捨愛其誰?儘管愛不保證可以消除香港的居住問題,但有愛的相伴,路至少可以走得輕鬆一點。


結局之際,想起了兩個畫面。


第一個是《論語》中,舜背著父親逃避法律制裁,躲到天涯海角,自此忘卻天下的圖畫。素來對這故事沒感覺的我,當刻驀然給觸動了,不期然想叫銀幕上的父子倆,逃吧,逃到與世無爭的桃花園,逃離狹窄得窒息的劏房,逃到再無歧視目光的地方,剩下彼此無拘無束的活下去吧。


第二個是《月黑高飛》最後一幕,在太平洋島上,萬里藍天不見盡頭,和茫茫南冥映照出水天一色的美景。在那裡,再也沒有迫瘋人的空間問題,人能夠自由自在的奔跑,尋回屬於人的空間,亦尋回人的價值。


We are all in the gutter, but some of us are looking at the stars.


香港的現實,恰如銀幕裡呈現出來般病入膏肓。那麼,我們要慶幸還可以幻想和抱有希望──這是王爾德和《一念無明》教我的。



98 次瀏覽0 則留言